只希望茜英能够回心转意
2018-08-18 11:52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再说茜英,身着下人服饰,生火做饭,已经有四十多天了,衣服都已经破破烂烂了,依旧痴情不改,没有说过半句求饶的话,或许她还幻想着能够与情郎重续旧情,也可能这个残存的信念才是她活下去的唯一理由。时间一长,反而是章惇这个老头子动了恻隐之心,章惇终究还是忘不了茜英过去那种小鸟依人,娇柔可爱的美好时光。这一天,老头子把儿子章援叫到身边,长叹一声说:让你媳妇回去吧,我还是离不开茜英,就让茜英穿着粗布旧衣像以前一样的服侍我吧。

章援眼看父亲动了真气,担心老爸盛怒之下有个三长两短得不偿失,知道父亲此时离不开下人服侍,又担心这些受责罚的奴婢不能做到尽善尽美,就请求父亲让自己的夫人暂时照料,这个孩子真是孝顺,也不怕闲话。章惇指示儿子赶紧将寺院住持扭送官府,断了茜英念想。章援气不过,带着仆人抓住和尚后一阵痛殴,送到了郡里,大和尚倒也是个汉子,对于奸情供认不讳。郡守听说昔日丞相受辱,被人戴了绿帽子,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虽然是过气的大老虎,毕竟虎威犹在,不敢怠慢,亲自审问,并且以大刑伺候,只为让章援眼见为实,以此讨好章老前辈。

章惇听了儿子秉报,起初根本不信,我对茜英那么好,恨不得含在嘴里,捧在手心,怎会做出这等丑事?等到众位侍妾丫环们众口一词指证时,章惇还是留了个心眼,莫非这些人争宠而妒恨茜英?再找来当事人茜英一问,老头子彻底气蒙了,茜英根本就没辩解,而是直陈和大和尚郎有情,妾有意,两情相悦早通款曲。章惇虽然气急败坏,可是还是忘不了茜英昔日的好处,只希望茜英能够回心转意,早断孽缘。结果仅仅将服侍自己的茜英贬为做饭浆洗的下人,薅去其所穿锦衣绸缎,换上粗布麻衣,巴巴期望茜英冷静下来以后,改过自新。虽然放过了茜英,却难忍心头这股腌臜之气,老头子无厘头的责怪奴婢们不能防闲,坐实了自己戴绿帽子的事实,干脆将所有奴婢捆绑起来打屁屁。

当下,章援也不作声,悄悄的把玉界尺揣进怀中,回到家后,章援越想越觉得事有蹊跷,背着他老爸,把家里的丫环们召集在一起,严词询问,这个玉界尺到底是怎样跑进了僧人的房中?丫环们这才吐露真言,一五一十的招供,原来茜英和住持私通的事情大家早就知道了,只瞒着两眼昏花的章惇一人,这玉界尺是茜英赠与住持的定情之物。你说你个大和尚,怎会如此草率?轻易将私物光明正大放在书桌上,或许男才女貌色胆包天,就等着糟老头子命丧黄泉的那一天。

老头子可以把这件事像一张纸一样抹去,当做不曾发生,可是茜英却恍然间已经二世为人,昔日与情投意合的情郎缱绻缠绵的往事像幻灯片一样反复出现,而这么多天了,有人说情人早在狱中被折磨死了,也有的人说佛门弟子犯了众怒早就逃之夭夭了,可是自己相信他不是薄情寡意之人,一定会来找她。如果不来,她也不想再回到从前,唯有一死殉情,以明心志。面对章惇好意,她只是淡淡的说相公还是把我送官吧,茜英不想穿好衣服,也不想再服侍相公了,茜英只欠一死。

我总觉得不管是章惇的父亲也好,章惇也好,包括这则他最宠爱的侍妾红杏出墙的故事,这么一大把的糟心事,都像是宋代文人泼向章惇的屎盆子和脏水,谁让章惇为相的时候把那些旧党中人往死里折腾,还建议哲宗将死去的司马光、吕公著剖棺鞭尸,这些人可都是素有清名、令世人敬仰的文坛领袖呀,那徒子徒孙多了去了。章惇的故事告诉我们,得罪谁,都不要得罪读书人,谁知道他那枝笔,以后会怎样编排你,恶心死你。

不过不是你想消停,就能消停了的事,树欲静而风不止,都快入土的古董了,眼前放着这样一位绝代风华的美人,迟早恐怕会出事,结果这件事情就按着所有看官的思路悄然发生了。有一天,章惇的儿子章援前往乌龙寺拜访主持,却不料人去房空,章援便信步浏览禅房景致,发现住持和尚适有水墨淋漓的书法作品一件,便低头欣赏,孰料却有一个物件引起了他的注意,原来是用做镇纸的玉界尺,怎会如此眼熟?章援拿起来细细一看,我靠,这不是我老爸最爱的文玩吗?它怎么会出现在住持的房间?

在睦州,章惇已是风烛残年,去日无多了,章惇自己也知道得罪的旧党中人太多,这一辈子很可能再也返回不了京城了,于是也乐得游山玩水,遍访当地名山大川,尤喜访禅问道,过着闲云野鹤的生活。更加让章惇得意的是身边有一个小妾,名叫茜英,此女年方二八,容颜绝美,难得的是乖巧聪明,善解人意,非常招章惇宠爱。不过,一个糟老头子,一个正值青春年华,这老少配悬殊的有些太大,章惇也就听个小曲,舒个筋络,借以打发寂寞难耐的闲散生活,毕竟这是一个叱咤风云,让北宋政坛掀起过腥风血雨的人物,后面这点时光,写写回忆录,暴料点政界秘闻,赚点票子和点击率足够了。

章惇终究还是抹不开颜面,心里像是吃了苍蝇似的难受,不肯成人之好。他指示下人,看好茜英谨防她寻短见,茜英望眼欲穿的等待,等待心爱的人出现的那一刻,可是她却失望了,久等不来,在等待中伤心,直到绝望。终于有一天,下人一个不防备,她悄悄溜进章惇书房,最后一次捧起了那枚给她带来短暂欢欲,最后却带来厄运的玉界尺,而后擦干流泪的脸颊,略施粉黛,自缢而死。茜英死后不久,章惇伤心欲绝,在孤独寂寞,回想一生纵横捭阖的往事中溘然长逝。

宋朝文人笔记里关于神宗、哲宗朝名相章惇的记载很多,前文谈到其家风不正的故事,父亲章俞与其岳母通奸,这才有了小章鱼章惇的诞生,后来章惇中了进士后京寄宿在叔父家里,又行为不检,与小婶子有了奸情,幸亏包公包大人好心回护,这才没有让章惇身败名裂。

好个大和尚,我估摸着名山宝刹,当有武功秘笈,这僧人练过铁布衫,豺狼虎豹一般的衙役卯足了劲杖责其背,厅堂之上灰尘被震落的嗖嗖而下,这僧人却岿然不动,稳如泰山,一看就是个深藏不露的高人,可惜可惜,出家之人,却六根未净,动了凡心,惹了孽缘。其实,宋朝也有许多看淡功名却才华横溢的书生最后隐遁在寺庙里,看这位,或许也是一位精通文墨却又丰神俊朗的世家子弟,因为宿命而寄身佛门。大和尚后来怎样了?书中没有交待,我想惹了这段尘埃,吃了官司,此后只怕隐姓埋名,远走他乡了。

章家这个乱呀,看得让人心里这个堵。世间报应,循环往返,屡试不爽,很快事情就落到了章惇头上。宋人王铚在《默记》里辑录了章惇晚年的一件事情。宋徽宗当上皇帝后,因恶见章惇当时阻其上位,说过他端王轻佻的话,借口章惇侮慢诋毁宣仁太后的旧事,将其贬为雷州司户参军,后徙往睦州。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hengnet.cn马会开奘结果直播,平码专区明版大富翁,马会玄机小鱼儿二站30码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