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际上是以一种温柔的方式软禁唐高祖
2018-06-29 16:07
来源:未知
点击数:           

由上可以清楚地看出,李世民的脸上可谓浓妆艳抹,而费心费力为他上妆的,正是他手下主管删略《国史》,编《高祖实录》、《太宗实录》的房玄龄等人。当然,李建成也并非没有主动出击过,面对日益强大的秦王势力,李建成无疑比任何人都要担忧。他的对策是分化、瓦解秦王府的文武将佐,企图孤立李世民,再一举消灭他。然而,李世民的策略更要高出一筹,他先发制人,召集部下策划政变于是就有了公元627年七月二日,刀光剑影,喋血百步的玄武门之变,说到这里答案已然明了。

接下来是一连串的人事变化:六月七日,唐高祖正式立李世民为皇太子;六月十六日,李渊手诏“朕当加尊号太上皇”;八月九日,李世民即皇帝位。这一年,他还不到28岁,他改年号为“贞观”。公元627年,成为贞观元年。

我们知道历来史书所载,李建成阴险狡诈、好色贪功。然而,透过历史的重重黑幕,我们隐约可以看到,李建成与上述形象是有很大差别的。李渊晋阳起兵后,李建成西渡黄河,攻克长安,又与窦建德相持,没有让当时气势正盛的夏军逼近太原,军功与李世民相比毫不逊色,这可不是是史书中李建成能做出来的。

而李世民只要对太子的位子存在任何幻想,这本身就是违法的;唐高祖已对他有所防范,自从洛阳一战归来,涉及到带兵出征,已不再安排他;在攻陷洛阳后,嫔妃们由于没有得到好处,她们从心底里厌恶李世民,经常在唐高祖的耳旁打小报告;他的一举一动都有可能被李建成说成是“图谋不轨”,或者是“谋反”。

如果说李世民有什么优势,则主要体现在两点:一、他有一个誓死效忠的团队,这个团队包括长孙无忌、尉迟敬德、房玄龄、杜如晦等人,这些人都是在长期的征战岁月里走到一起来的,具有牢不可破的凝聚力;二、军事实践已经把他锻炼成一个卓越的谋略家,并使他具备果断行事的作风。

接下来就是我们熟悉的一幕了六月四日清晨,李建成和李元吉骑着马从东宫那边出来,朝西行进到玄武门外。他们看见那些守门的卫士们都是熟悉的面孔,很放心地朝里走去,他们哪里知道,这些卫士们早就被李世民收买了。

自古成王败寇,哪怕我们就是穿越到唐朝去估计也改变不了玄武门之变的历史局面,史书没有为我们还原历史真相可能是因为皇权左右,但是我们却又发现了这背后的真相,不知道是宿命安排还是机缘巧合,或者是说纸没能包住历史上熊熊燃烧过的那团火呐。

我们上面说了这次政变的经过,史书诸如《两唐书》、《资治通鉴》中的记载都受到了皇权的左右,因此十分隐晦,这也给后世留下了一个千古的谜团。李世民究竟是凭着怎样的资本,敢跟他的哥哥李建成叫板,去抢那个皇太子的位子的?他又为什么能够抢到手?在人们的想象中,阴谋家是干不出好事来的,然而,李世民在擦干血迹、登上皇位之后,却为什么能够开创一个令后世王朝永远都无法企及的盛世?他究竟是凭着什么法宝来开创这个盛世的?据考证,他统治的时代,经济实力跟“开元盛世”比较,还有较大差距,但他为何会被四方尊为“天可汗”?他的唐帝国为何能赢得那么广泛的国际声誉,以致招致万国来朝?

再看李建成的人品,史书上最不堪的大概就是说他“蒸淫父姬”的罪名了。史载李世民于武德九年密奏高祖“建成、元吉淫乱后宫”,淫乱后宫事关重大,即使司马光也只是在《资治通鉴》中含糊写道:“宫禁深秘,莫能明也。”而唐史却敢如此大胆直白,这不得不让人怀疑是史官伪做。

这场战役是唐朝统一全国的决定性战役,李世民以此被父亲封为“天策上将”。此前,他已经被封为“秦王”,“天策上将”的封号,意味着在军功方面,他已无人能及。但是,“天策上将”哪有“皇太子”的称谓好啊,所谓“功高震主”,他“震”不了唐高祖,却要来“震”一“震”大哥李建成了。

我想大多数略涉史者对于玄武门之变都该耳熟能详了,但是这其中是不是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故事呐,今天我们就来说说这其中的潜规则,玄武门之变的真实历史,玄武门之变真相大揭秘。

透过史料的只言片语,我们能发现,在不少的情况下,李渊与李世民的父子关系是比较紧张的;也就是说,在李渊的心里,他更看重长子李建成,而不希望次子压过了长子的风头,所以会在有意无意间敲打敲打李世民。但偏偏上天眷顾李世民,每每关键时刻,这个英武少年总能出现在关键位置,为李渊建唐解除燃眉之急,或拿下重要战役,从而在这个过程中立下任何人都无法企及的战功。

穿越岁月洪荒,时光逆流到公元626年7月2日(唐高祖武德九年农历 六月四日)。秦王李世民在太极宫玄武门发动武装政变,射杀太子李建成,击毙齐王李元吉,不久后逼迫父皇李渊拱手让位,登上皇帝宝座,是为唐太宗,这次政变史称“玄武门之变”。

就在秦王府商定计策之时,又一件不巧的事冒了出来。六月三日,发生了太白金星划过天空的天象,气象部门报告李渊,说是太白金星在秦地落下,秦王当拥有天下。相关史料没有具体说明,这个信息是否属于东宫的蓄意,但它明显在提醒唐高祖:秦王要来夺他的皇位了。他拿着这个信息去审问李世民。

翻遍所有的史料,即使是极力褒扬唐太宗的《资治通鉴》都认为,“淫乱后宫”的事是不存在的,也就是说,这是李世民在栽赃他的兄弟。他的栽赃看起来很拙劣,因为只要一对质,就真相大白了,他不是自己去送死吗?

李世民当然知道这是个要命的信息,但是他很镇静,他向父亲揭发一个机密李建成、李元吉淫乱后宫。后宫嫔妃是供皇帝享受的,儿子胆敢淫乱他们的后妈,其后果可想而知。李渊决定,召集这三个儿子第二天一起到宫里来对质。

对比两个集团的力量,当时,李世民其实并不占上风。先看李建成:他有着合法的太子身份,维护自己的太子地位理所当然;他得到唐高祖和朝廷主要大臣们的坚决支持;他与三弟李元吉结成联盟,共同对付李世民;他还是唐高祖后妃们的坚决拥护者;他拥有魏征、王珪这样一流的谋臣;他还可以打着合法的旗号,以名正言顺的手段来整治李世民。

遍涉与玄武门之变相关的正史,仅有房玄龄等人删略的《国史》、编撰的《高祖实录》和《太宗实录》,后来的新、旧《唐书》等正史也均取材于此。甚至在野史里也找不到与玄武门之变相关的有价值的资料,为什么会是这样,欲盖弥彰反着说明这背后另有隐情。

在李渊的军队攻下长安、直至称帝后,当时全国各地的割据势力相当多,兰州有薛举,洛阳有王世充,河北有窦建德,山西以北有刘武周,长江流域有萧铣,等等,李渊只不过是其中的一支而已,谁也不敢肯定他就能笑到最后。在这个时候,是李世民统率军队东征西讨,完成荡平宇内的任务。消灭薛举,解除了西顾之忧;拿下刘武周,则是保住了李唐的龙兴之地山西。这其中,最能体现李世民卓越的军事指挥才能的,是他歼灭王世充部和窦建德部的那场洛阳、虎牢之战。

这场一举歼双雄的战役从公元620年七月开始,一直持续到第二年的五月。当时,王世充刚刚经历过与李密的一场恶战,虽然取得胜利,但已元气大伤。李世民率部东征,经过几次较量,将王世充紧紧压制到洛阳城里,使洛阳成为一座孤城。围困半年后,眼看王世充就要弹尽粮绝,就在这时,窦建德率10万大军南下救援王世充。

随后,尉迟敬德帮他解决了李元吉,其他将领帮他解决了两个兄弟的儿子们。他再派杀得满身是血的尉迟敬德去“保护”父皇。这种“保护”,实际上是以一种温柔的方式软禁唐高祖,要唐高祖以皇帝的名义宣布他的“平叛”合法,并授予他以军权和行政权。

玄武门之变真相大揭秘,一切要从头说起。李世民于公元598年出生在今天的陕西武功县。作为唐国公,李渊不仅在长安拥有豪华的府第,在长安以北的武功,还建有别馆,窦氏就是在这座别馆里生下李世民的。据传,李世民四岁时,有个算命先生说他是太阳的化身,年将二十,必能济世安民。李渊就是根据这个说法给他的次子取名为“世民”的。尽管这种传说不可尽信,但至少有一点可以判断:当李渊在取下“世民”这个名字时,他并没有想到,日后他的这个儿子真的就干出了一番“济世安民”的事业来。

然而,正是这个看似拙劣的栽赃,恰好是一个相当高明的调虎离山计。李世民是无法掌控李建成的行动的,但父亲的一个诏令下来,李建成就必须在六月四日的早晨从他的东宫经玄武门,走到皇宫里去。这样,他走的这一段路程就可以被李世民掌握了。

住在东宫的太子李建成基本上没有什么战功,他主要在长安城里辅助父皇处理政务,这就使他在战功压倒一切的王朝初创时期输了自己的二弟一着。两个人的较劲首先在暗中进行,慢慢地走向公开化、激烈化,直至最后水火不相容,形成两个对立的集团。李建成当然不容自己的皇太子地位受到挑战,而李世民则凭着他的声望,要来摘取这个宝座了。

也许,在登位后他的历史功绩足以成就其千古一帝的地位,然在这场宫廷政变中,李世民确实扮演着一个极为不光彩的角色。所谓盛世明君的背后,绝非没有一丝阴影。在这里我们不可不叹服太宗与其史官心思之缜密,太宗平生事迹丝毫不落。于是乎,真正的玄武门之变早已躲在了史官后面,独自啜泣。但是也有人说玄武门之变有很大的偶然性,或许正是玄武门之变的偶然性带来了后面的贞观之治。

也许在进门的那一刻,李建成感觉到了某种不妙,他调转马头想往回跑。这时,他听见二弟在背后大喝一声,叫他站住。在下意识回头的那一刹那,他感觉到一种划破空气的、尖利的声音直朝喉咙钻来,他还没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自己已经翻落马下,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有时主动权的变易往往只是一念之间,就在窦建德屡屡挑战而不得、有所松懈时,李世民的军队突然发起进攻,将其打了个措手不及,导致全面崩盘,窦建德被活捉。随后李世民军押着窦建德走到洛阳城下,王世充见大势已去,只得举城投降。

李世民继承了他父亲的良好箭法。当年,他的父亲两发两中,射中屏风上孔雀的两只眼睛,从而把窦氏娶回家。现在,他只发一箭,就直穿大哥的咽喉,他知道,这一箭射出去,换回来的可是皇太子的宝座啊。

譬如在做太原起兵前的准备工作时,李建成、李元吉都不在太原,只有李世民守在父亲身边,他正好发挥善结人缘的特点,网罗各类豪杰,为起事做好充足的人才储备。著名的军事将领刘文静,就是李世民亲自下到监狱里给请出来的。

在接到诏令后,李元吉曾劝李建成不要去对质,呆在家里静观其变就行了。如果李建成听了三弟的话,那么,李世民的高明计策立刻就会被打回到拙劣的原形,当时,他已经在玄武门内秘密地布置了兵力,他将无法解释为何要在那里布兵。但李建成认为,他很光明正大,他要当面戳穿二弟的谎言。他根本意识不到,在这谎言的背后,是一条已经为他铺设好了的黄泉路。他肯定没有想到要去征求魏征他们的意见,要是他想到了,那他的智商就在他的二弟之上了。

要说李世民的谋略深,他的奸细工作做得相当成功也是一个例证,李建成的密谋被李世民安插的奸细获得。在了解情况后,李世民火速召集秦王府的人研讨对策,最后决定先发制人。

当时李世民的军队也是相当疲劳了,面对腹背受敌的险境,怎么办?李世民果断地否决了部分将士要求撤退的建议,而是实施围城打援的战略,即留一部分军队继续围困洛阳,他本人则率主力北上,占据易守难攻的虎牢关,截住窦建德部。与窦建德的较量,几乎就是一场耐力战,就看谁能坚持。当时,窦建德希望越早决战越好,李世民却不予理睬,只在暗地里寻找最佳的战机,如此一直僵持到621年的四月。

最近多个卫视都在播隋唐英雄传,荧幕上的青年李世民可谓是风流倜傥迷倒了万千少女,我们似乎忘记了还有被遮掩在历史深海的玄武门之变那么一段腥风血雨的故事,公元627年七月二日,唐朝都城长安刀光剑影,喋血百步,唐高祖次子、秦王李世民在宫中发动政变,杀其长兄李建成、四弟李元吉及其家属数百人,史称“玄武门之变”。

而史载,武德九年六月,玄武门之变前两三天,李建成、李元吉邀李世民人宫宴饮,谋以鸩毒,结果李世民“心中暴痛,吐血数升”。既然李世民与李建成、李元吉矛盾已激化到无可收拾的地步,如何又有聚宴之理?即便聚宴,李世民又如何敢饮鸿门之酒?更滑稽的是,喝了鸩酒后居然不死,最令人啼笑皆非的是,这个“吐血数升”的李世民,两三天后竟然在玄武门前生龙活虎、力挽强弓,射杀了长兄李建成!

再次,武德四年,攻打洛阳的李世民带房玄龄拜访了远知道士,道士预言:“你将作太平天子,愿自惜。”李世民“眷言风范,无忘寤寐”。同一年攻下洛阳后,他招贤纳士,设天策府、文学馆,闲则共话古今,纵谈天下,俨然君臣气派。封德彝便注意到:“秦王恃有大勋,不服居太子之下。”

公元626年,突厥进攻乌城(今甘肃武威),朝廷要派兵进讨。就是这么一个寻常战事,点燃了“玄武门之变”。李建成建议,让李元吉带兵出征,唐高祖采纳了太子的意见。李建成的策略是:李元吉带兵后,就有权调拨秦王府的战将参战,统帅拥有对战将的生杀大权,李元吉可以很容易就消灭李世民的有生力量;而在出征那天,朝廷要为李元吉饯行,李建成将代表皇帝参加,正好趁机斩杀李世民。

其次李世民究竟是否真如史所载,在玄武门之变之前一直在被动忍让呢,从李渊晋阳起兵开始看,《资治通鉴》中载:“上之起兵晋阳也,皆秦王世民之谋。上谓世民曰:‘若事成,则天下皆汝所致,当以汝为太子。’世民拜且辞。及为唐王,将佐亦请以世民为世子,上将立之,世民固辞而止。”这一段大有疑点,其实李渊受隋室所迫,早有反意,加之首提造反的乃是刘文静,李世民只是鼓动者之一,且其军功至此尚不足立,那么这个“皆汝所致”就无从说起了。而且这个“请以世民为世子”的“将佐”的事迹并未载于史,殊为可疑,如有人慧眼如此,怎么可能会被李世民漏掉?由此可知,“废立”之说,十有八九有如“高祖斩白蛇”一样,是编造出来的。

奥秘世界独家观点:纵观历史各个朝代都有皇位之争,自古成王败寇我们不便说什么毕竟我们既不是想搞王朝复辟的阴谋家更不是流言家,只是站在历史长河的两岸我们看清了历史更迭王朝更替,可能无论以怎样的方式上演只能说明存在既有理由,就如同王朝更替只能说明这种改朝换代是历史时代发展的必然。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hengnet.cn马会开奘结果直播,平码专区明版大富翁,马会玄机小鱼儿二站30码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