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不是硝化菌的形态
2018-07-15 12:26
来源:未知
点击数:           

每年的315都是职业打假人胡凯最忙的时候。这几天,他会频繁地去法院开庭、参加社会活动、去商场买东西、接商家的电话。作为这支越来越壮大的队伍中的一员,他们要时时研习法律、研究产品,经常在超市、食药监局、法院之间辗转。他们也会被商家列入黑名单,行走在道德和法律边缘的他们,甚至也经常被人质疑是专业碰瓷。(3月16日《法制晚报》)

因此,职业打假人对于市场,就像硝化菌投入水族箱;靠打假养家糊口的职业打假人,就像靠水中有机污染而存活的硝化菌。如果把商业环境当做一个水族箱,人们在意的应该是水族箱养眼怡人的风景,而不是硝化菌的形态。虽然某些职业打假人行走在法律和道德的边缘,费尽心机寻找获赔的机会,给人的感觉也是乏善可陈的。但反过来想,如果商家保持自身的纯洁性,仅凭偶尔的疏忽或差错,职业打假人的队伍怎么会越来越壮大?

说的难听有点,形成以此赢利的职业打假人,就是因为存在着让他们寄生的温床。而职业打假人,又何尝不是在这种不良的商业环境中,自然滋生出来的硝化菌?至于这支队伍中出现的以假打假的不良现象,也无需大惊小怪。合法的商家都存在销售假冒伪劣商品的不法行为,自发形成的职业打假人队伍,怎么可能全部是货真价实的呢?(作者:知风)

说实话,当具有公益性的打假,变成了一部分人的生财之道,在道德的层面是令人反感的。特别是当听到打假人年收入三四十万只是一个日常开销的直言不讳时,多少让人有点意外。然而,是不是因此否定职业打假人的作用?大可不必。依我看,职业打假人就像流通领域的硝化菌,让流通流域里的污泥浊水,通过职业打假人得以自净。

虽然职业打假人在传统道德观念下,似乎也不太招人待见,但相对于流通领域的种种不堪,没有这剂毒药,还真没有更好的治理手段。虽说对于假冒伪劣商品,也有专门的监督检验部门,但对于面广量大的市场,对商家五花八门的违法手段,职能部门可能还管不过来。如果依靠社会力量,仅停留在公益层面,恐怕也缺少参与者。而当打假形成职业,在公益性上与利益挂钩,靠这吃饭的职业打假人,即使纯粹出于自身利益最大化,也会兢兢业业,一丝不苟。

把打假作为职业,就意味着靠打假吃饭。从这种意义上说,打假也成了一部分人的收入来源。不难想象,打假的对象是生意人,而打假也成了一门生意,那么,生意中存在的弊端必然也会出现在生意中。于是便有了诸如打假人把东西买回去以后,放过期了再来买同样的东西,然后用新开的小票和之前买的商品上法院告超市打假人用其他商品,把超市里快要过期的货品掩盖住,让营业员没办法发现。等到过期的时候,打假人就直接来超市把之前藏好的商品买走等以假打假的猫腻。

硝化菌为何物?喜欢水族箱的人都知道,水族箱中如果没有硝化细菌的存在,必然会面临氨含量的激增的危险,不论采用何种方法或任何水族用品都不能彻底解决这个问题。说的通俗一点,硝化菌就是净水细菌,它们是靠水中有机污染而存活的,如果因为水中没有污染源存在,它们就无法长期生存。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hengnet.cn马会开奘结果直播,平码专区明版大富翁,马会玄机小鱼儿二站30码版权所有